主页 > 中健家園 > 人物故事 >

漢普頓:寂靜會滋養我們的靈魂

    
發佈時間:2015-04-28 14:51  


早上被鬧鐘叫醒,上下班路上被各種汽車喇叭催促著,夜生活的喧囂讓妳無法入睡,噪聲裹挾著浮躁,讓人們的內心無法平靜……妳會不會有壹種強烈的願望——給耳朵片刻的安靜!

為了尋求來自自然的寂靜,壹個叫戈登·漢普頓的美國人,讀研究生時就輟了學,走遍全世界記錄大自然的美妙聲音:30多年過去了,這個曾經的小夥子成了六旬老者,也早已是世界知名的環保主義人士。曾有人好奇地問漢普頓:什麽是自然的寂靜?他是這樣回答的:“自然的寂靜是只留下大自然以其最自然的方式發出的聲音。是昆蟲拍打翅膀在午後明媚的陽光中飛行的柔和曲調,是清晨喜鵲和蟬令人驚訝的大合唱,也是大雨在茂密枝葉上震撼人心的演奏,也是清風拂過脖頸的柔和細語。”

在大學,漢普頓主修植物學,後來又開始讀植物病理學研究生。壹有時間,他就會跑到戶外觀察研究各種植物。有壹次,漢普頓開車從西雅圖前往麥迪遜,天黑後他壹時興起,決定在路邊的玉米地裏過壹夜,這樣還能省下壹晚上住宿費。“我躺在那裏,聽蟋蟀的鳴叫和各種自然的聲音。半夜時分,雷聲響了起來,暴風雨也緊隨其後,不過,我沒躲回車裏,雖然渾身濕透了,我依舊躺在那裏聆聽風聲、雨聲、雷聲……突然之間,壹個問題擊中了我:為什麽我已經27歲了,卻從沒註意到自然界的聲音這麽美妙呢?”

“聽風者”的生活

這次經歷改變了漢普頓的人生軌道。他索性輟了學,開始全身心地投入記錄自然聲音的工作中:“我只想成為壹個真正的傾聽者!”

從那以後,漢普頓就開著壹輛1964年產的大眾牌廂式貨車,行走各地,開始了“聽風者”的生活:“無論到哪兒,我都帶著麥克風、錄音機和測量音量的儀器,記錄下各種聲音。”

除了記錄大自然的聲音,漢普頓還與旅程中邂逅的人交流對寂靜的認識,並將對話記錄下來。他還拜會當地官員,呼籲他們關註噪聲汙染問題。

作為壹個輟學學生,他只好騎自行車當快遞員拼命賺錢,賺夠壹次路費後,他就再次上路。

1992年,漢普頓執導的紀錄片《消失的黎明大合唱》獲得艾美獎“傑出個人成就獎”,他所做的工作才開始被世人註意。

與此同時,許多著名的媒體以及機構如史密森學會、美國國家地理和探索頻道等都找上門來,請他提供原始聲音素材。

寂靜正在迅速消失

過去30多年裏,漢普頓曾多次環遊世界,記錄了除南極以外各地的聲音。1983年,漢普頓在華盛頓州找到了21個寂靜的地方——它們不受噪聲幹擾的間歇可以達到15分鐘以上;可是到2007年只剩下了3個:“設想壹下,妳要找壹個地方:在那裏妳可以端坐20分鐘,聽不到人類活動發出的聲音。這樣的地方在美國不超過12個,歐洲則壹個也沒有。”按照漢普頓的調查,在美國荒郊野外和國家公園,白天沒有噪聲幹擾的平均時間間隔已經縮短到5分鐘以下。為此,他建立了網站,引導大家享受寂靜,保護聲音生態環境。

在漢普頓看來,自然的寂靜不僅僅是壹種聲音,更是與自然與自己交流的途徑。“寂靜滋養我們的靈魂,讓我們明白自己是誰,等我們的心靈變得更樂於接納事物,耳朵變得更加敏銳後,我們不只會更善於聆聽大自然的聲音,也更容易傾聽彼此的心聲。”

漢普頓很喜歡引用西雅圖壹位老酋長的話,150多年前,這位酋長在寫給總統富蘭克林·皮爾斯的信中說:“如果在夜晚聽不到夜鶯優美的叫聲或青蛙在池畔的爭吵,人生還有什麽意義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