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健家園 > 人物故事 >

“毒舌男”叔本華

    
發佈時間:2015-04-28 14:53  


大文豪歌德過膩了萬花叢中過,葉子總沾身的日子後,終於心定了下來:他娶了壹位名叫烏斯庇爾斯的姑娘。這位姑娘年輕貌美可惜出身非常貧賤,那時的德國上流社會虛榮成風,極其講究門第出身,於是,歌德和烏斯庇爾斯慘遭封殺。就在歌德壹籌莫展之際,有壹位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的上流社會交際花向他敞開了大門,這位交際花正是當時風頭正勁的宮廷顧問兼言情暢銷書作家:約翰娜·叔本華。

感謝約翰娜·叔本華,因為她生了壹個兒子叫亞瑟·叔本華;感謝約翰娜·叔本華,她的自私、冷酷、虛榮,使得她的兒子成為壹輩子持續不斷地厭惡憎恨女人的唯意誌論大師亞瑟·叔本華。

當歌德參加完約翰娜家的各種沙龍,並與小叔本華交流之後,曾對約翰娜·叔本華誇道:“您的兒子日後會有驚人的成就!”這句溢美之詞要是被別的母親聽到,定會涕泗橫流。可惜,約翰娜這位強勢精明又自私的母親,聽完之後反而怒從心頭起——壹山不容二虎。於是,在壹次爭吵中她殘忍地將兒子推下樓梯。

很久之後,世人早已記不得還有位叫約翰娜的言情小說家,卻會在提到叔本華時,順便提下叔本華他媽約翰娜。

“毒舌男”叔本華是個富二代,他生在鐘鳴鼎食之家,詩禮簪纓之族,他的家族和曹雪芹家壹樣富甲壹方,全盛時都曾接駕招待過國王。然而,叔本華沒有像寶玉壹樣成為紈絝公子哥,常年混跡於脂粉堆,而是出人意料地成為厭惡女人、尖酸刻薄的悲觀主義哲學家。

其實,這壹切的壹切還要從他爹和他媽那不幸的婚姻談起。

叔本華他爹比他媽大20歲,他爹是冷酷寡言的精明商人,他媽是愛幻想愛浪漫的文藝女作家,婚後二人性格極度不合,約翰娜不愛丈夫,也不愛兒子,她熱愛觥籌交錯的交際花生活。此外,叔本華家族有精神病史,叔本華的奶奶瘋了,他的兩個叔叔也是瘋子,叔本華他爹後來也因為飽受抑郁癥和自閉癥的折磨自殺了。叔本華將父親的自殺歸咎於母親成天在外不體貼照顧父親,母子間嫌隙遂生。

叔本華為後世所津津樂道,繞不過三件事:壹、著有《作為意誌和表象的世界》;二、詆毀女人;三、罵黑格爾。

叔本華將對母親的厭惡之情很不理智地上升到對天下所有女人的厭惡,他說:“只有男人的智慧被性沖動所蒙蔽時,才會稱那些矮個子、窄肩膀、大屁股、小短腿的性別為美麗。”在壹次和女鄰居的爭吵中,他粗暴地將對方推倒,鄰居受傷致殘,法院判他給女鄰居支付壹輩子的生活費,於是就有了那句著名的“老婦死,重負釋”。

叔本華非常討厭黑格爾。叔本華到柏林大學當老師時,黑格爾在柏林大學正如日中天,他的哲學課座無虛席,連過道中都站滿了人。為了和黑格爾分庭抗禮,叔本華很自負地將自己的課程排在了和黑格爾課程的同壹時間。於是,這樣的場景就出現了:上課時,黑格爾那兒門庭若市、門都快被擠壞了,叔本華這兒冷冷清清只有兩三個學生。叔本華徹徹底底淪為黑格爾的手下敗將,此後,叔本華罵黑格爾就罵上了癮。

叔本華養了壹條狗,他給狗起了個名字叫“世界精神”。“世界精神”是黑格爾的專有術語,在黑格爾那裏,世界歷史就是世界精神的發展過程。

叔本華30歲就寫出《作為意誌和表象的世界》,寫完後,他出門旅遊,內心焦灼不安地等待著大家的贊美或是批評,可悲的是,竟然沒人搭理他,他的書完全賣不出去。其實,我知道有些人喜歡叔本華的悲劇哲學觀,倒不是因為他們個個命運多舛、感同身受,主要是他們太閑了,日子太平淡了,於是就有了大把時間和精力可以去抱怨生活,“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除此之外,大家喜歡叔本華,是因為《作為意誌和表象的世界》這本哲學書裏沒有康德學究式的概念、黑格爾的晦澀文筆、斯賓諾莎的高深幾何學方法,它風格清晰明了,偶爾還有個小幽默,全文緊湊地圍繞著壹個主題,那就是:“世界的本質是意誌,人生就是鬥爭,就是壹部悲劇的苦難史!”

叔本華認為世界就是意誌,所以它充滿著痛苦和猙獰。意誌即是欲望,欲望總是溝壑難填。娶了紅玫瑰,白玫瑰成了床前明月光,紅玫瑰淪為墻上的壹抹蚊子血;娶了白玫瑰,紅玫瑰成了心頭壹顆朱砂痣,白玫瑰淪為衣服上的壹粒飯渣子。欲望永遠不能滿足,意誌永遠是饑渴的。對於人生,痛苦才是基本刺激,而快樂是痛苦的暫時中斷,如果妳此刻沒有被痛苦所包圍,那很快無聊就會侵入。好比我們壹開學就痛苦,壹放假就無聊,“人生猶如鐘擺,搖擺在痛苦和無聊之間”。

如果妳的痛苦比別人多,不是因為妳感情豐富、沒事幹或者悲天憫人,而是因為妳比別人聰明。“最低等的生命能感受到很小程度的痛苦,壹個人越是有智慧,他的痛苦就越多。”草履蟲不怎麽痛苦,是因為它的感官系統還有待進化,而聰明人總是見多識廣、舉壹反三、觸類旁通,他們記憶力強,對痛苦的感受比壹般人多,所以,天才其實最痛苦!

既然人生就是意誌,意誌就是鬥爭,意誌就是痛苦,那如何消解痛苦,擺脫意誌呢?叔本華提出了兩條道路:壹是通過藝術審美來暫時遺忘痛苦,二是通過理論和行動徹底擺脫痛苦。

盡管尼采和叔本華都認為人生就是悲劇,但二者解決問題的方法卻不壹樣,叔本華付諸消滅意誌,尼采付諸強化意誌——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

叔本華壹輩子活得很辛苦,除了嘴巴毒不招人待見外,他還是嚴重自戀癥和被迫害妄想癥患者。叔本華討厭所有人,但唯獨愛自己,只要自己做不成的事,那都是別人的錯:黑格爾比我紅,那是因為他是騙子;我的書賣不出去,那是因為別人看不懂。叔本華永遠剛愎自用、驕傲自負,有著壹個接壹個的理由為自己開脫。被迫害妄想癥患者叔本華還覺得世界上所有人都有可能謀殺自己,他時時刻刻提防著他人:睡覺時枕頭邊必定有壹把匕首或者手槍;理發時堅決不讓理發師的剃刀靠近自己的喉嚨;值錢的東西全部藏好,這個藏在書裏,那個藏到墨水瓶裏,所以叔本華死後不僅為後人留下豐富的哲學精神寶藏,還留下了壹封用拉丁文寫的財產藏寶圖。

皇天不負有心人,叔本華的惜命如金終於起到了作用。1831年,柏林鼠疫肆虐,叔本華的死對頭黑格爾不幸染上霍亂,不治身亡,叔本華因為跑得快逃過此劫。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叔本華在黑格爾死後不久,漸漸走紅。

通過研究黑格爾和叔本華的鬥爭史,我們可以輕松地得出壹個結論:想當大師,壹定要滿足兩個條件。充分條件:有壹定的學問;必要條件:活得長。

1860年9月21日,叔本華在吃完早飯後,永遠地閉上了嘴巴。他這壹輩子在某種意義上很幸福:繼承了大筆遺產可以心無旁騖地搞哲學,雖說垂垂老矣才聲名鵲起,但到底還是獲得了“大師”的稱號,生時就被世人敬仰。然而,叔本華這壹輩子在某種意義上又很不幸:沒老婆沒孩子沒朋友,人緣極差。

盡管叔本華的壹生落落寡合、神經敏感、乖戾暴躁、愛吵愛跳,不招人待見,可他在我心裏,其實就是壹個小孩,壹個沒有長大的小孩,壹輩子缺的都是: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