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健家園 > 心靈之窗 >

別光想贏在起跑點

    
發佈時間:2015-04-28 14:57  

大壹的體育課期末考,老師要測300公尺跑步,我球類運動還不錯,但跑步不是我的強項,心想就敷衍過去,及格就好。

  
  當天換上體育服,輪到我時,就開跑了,我上氣不接下氣,眼看終點線就在前方,於是照例要來個沖刺,就當我正要帥氣沖線的時候,不知怎麽回事,雙腿突然失去平衡,整個人就高速撲倒在地上,還滑行了壹段距離,可惜滑得不夠遠,沒能越過終點線,我只好忍痛站起來拐著腳走過終點。
  
  妳知道很多人都在終點線前跌倒嗎?
  
  老師報完我的成績後,看看我的傷勢無礙,就繼續測其他同學。但在下課後他把我叫了過去,問了我壹個永生難忘的問題:妳知道很多人都在終點線前跌倒嗎?
  
  我不知道。跌倒不就是瞬間身體不協調嗎?這跟終點線有關?
  
  “因為妳心裏想著終點線快到了,身體感受到心意,就準備停止運作,這讓妳失去了協調性,所以不偏不倚在終點前摔倒。”老師繼續說:“下次跑步,不要只盯著終點線,要望著壹個更遠的目標,終點線只是中途點,這樣妳就不會跌倒了!”
  
  聽完老師這段話,我心裏真是既驚訝又慚愧,首先我的盲點被戳中了,其次,原本我不怎麽在意的體育老師,竟然給了我那麽意義深遠的壹堂課,我到今天都還記得。
  
  跑道上的終點線就好像人生中許多世俗的門檻,我們必須努力才能達到這個標準。
  
  像是入學最低分數,公司的業績標準,女生的適婚年齡,男生的五子登科這樣的人生成績單都是,從小到大我們都耳儒目染地接受,並以此作為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
  
  但有時我也發現,身邊有些朋友會感嘆,自己要的實在不多,但不知怎地卻總是無法達成。但我身邊也有些人正好相反,他們擁有的東西很讓人羨慕,但仍然積極地追求某些理想抱負。這讓我想起體育老師的話,會不會就是因為後者的目標比較遠大,所以反倒能達成我們向往的世俗目標呢?
  
  我曾在書裏看過壹個實驗,真實性有待查證,但很有啟發。有昆蟲學家抓了壹群跳蚤裝在玻璃瓶裡。壹般跳蚤原本可以跳好幾公尺高,但罐子裏這些跳蚤被束縛久了,只在固定範圍內活動,過壹陣子把它們放出來,雖然束縛不見了,跳蚤們卻再也無法跳到原來的高度。
  
  起跑點vs長遠的目標
  
  華人世界的教育都很強調“不要輸在起跑點”,卻很少強調“追尋長遠的目標”。如果標準學制是國中學英文,家長就急忙送小學生去英文補習班;如果小壹開始學九九乘法表,那幼稚園裏就會出現背誦乘法表的聲音。
  
  現在想想,這不但短視,還有點投機的味道。這種策略隱含壹個假設,人生就是百米短跑賽,妳比別人先偷跑個幾秒,當然會先達到目標!但問題是,人生其實經歷數十寒暑,更像長跑而非短跑。而且,每個人有屬於自己的人生跑道,屬於自己的生涯目標,我們是跟自己比,而不是跟別人比。
  
  離開學校進入職場的前幾年,我有機會與日本和德國人共事,更讓我深深確信,“終點線”的設定能產生巨大影響。
  
  當時壹起參與國際專案時,臺灣團隊的目標就是準時完工並且賺錢,所以專案壹開始,大家就搶快開工,想盡辦法讓人員機具越早到位越好,臺灣人的邏輯很簡單,越早開始,越早完成。
  
  但日本團隊不同,開工數周,多數的工程師仍在辦公室裏進行規劃、計算、與模擬。他們想壹次性把事情做好,所以他們寧可多花時間在準備階段,把每個步驟確認清楚,果然,臺灣團隊只有在前壹兩個月進度超前,後面就因為不斷改正、重工,導致進度落後。而日本團隊壹開始落後,卻能穩紮穩打,後發而先至。
  
  記得我剛學開車時,眼睛緊盯著馬路上的標線,車子卻總是開不直。後來老爸提醒我,開車時要望向遠方的固定目標,若只盯著車頭前方的標線,是壹定開不直的!

相关阅读: